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六)

雨夜,李叔等在门口,见白宇他们的车回来了,赶忙迎了上去。


“回来了。”李叔说。


“嗯。”白宇轻轻点点头,接过李叔手上搭的薄毯裹在朱一龙身上,把人抱了下来。李叔紧跟在一旁打伞,小声问“睡着了?”


“哭累了。”白宇无奈道。他转头用下巴点了点后座的两个粉嘟嘟的小香肠,说“把他们也抱下来吧。”


“好好。”李叔点点头,让司机把小碗和温温抱了下来,跟在白宇他们的身后。兄弟俩蠕动着圆滚滚的小身体,估计是剃了毛的肉感好极了,快乐地相互蹭。


司机抱着他们两个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两个小家伙滑稽极......

2022-06-30

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五)

傍晚,刚下过雨的院子里积了几个小水洼。朱一龙穿着黄色的雨披,垂着头闷闷的趟水玩。


白宇站在不远处眯起眼,强压着火气,沉声对李叔说“叔你过去给他换双鞋。他不让我过去。”


李叔应了声好,赶忙回去找雨靴。天气凉了,脚丫在水里泡得冷冰冰的,小猪包保不齐又要发烧。


“你们太惯着他了!”白宇低吼道,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别给他吃重油重糖,少吃小蛋糕,少吃小点心。怎么还惯得没边,想吃就给他吃?”


白宇向来把家里这些人当做亲人对待,从没发过脾气,谦逊有礼。这还是他头一次发火,快要气疯了。


“他懂什么。想吃就吃...

2022-06-28

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四)

正文👉weibo:正大光明全 


主页搜索 第九年(六十四) 

仅粉见


无语,老六给屏了,说我低俗。六子,你了不起,你清高。你是这个👍

2022-06-26

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三)

朱一龙决定离家出走。


事情是这样的。几天前陈明昊来看他,带了个尤达宝宝给他玩。小外星人眼睛大大的,长得像个绿色小地精,朱一龙喜欢的不得了。白宇喊他去睡觉,他装作没听见,坐在那里和尤达宝宝玩。


早上白宇起床去洗手间,发现旁边早就空了,客厅里小碗、温温、尤达宝宝、朱一龙,堆在那一小团开小会似的叽叽咕咕在那玩。


“宝宝,别玩了。再去睡一会。”白宇顺路走过,呼噜了一把朱一龙的呆毛。回来时,他还在那里玩。这尤达宝宝怎么就那么好玩?


白宇不解。小药片也不吃了,做好了早饭哄了半天才过去,白宇计上心头,吓唬朱一龙“再不听话就把这小地精给白恒送去。...

2022-06-25

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二)

二胎家庭的矛盾往往随着第二个宝宝的到来得到凸显,尤其是当老二还处在弱小无助的幼儿时期,父母需要在他的身上投入更大的精力和宠爱,老大就可能有不安感以及天然的排他性。这个时候如何平衡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尤为重要。


对于白宇和朱一龙这对没什么经验的新手爹妈来讲,采取的方式就是,不平衡。


顺其自然,各凭本事。小碗还能把温温咬死么?白宇想。


“小宇哥哥,温温是不是饿了?”朱一龙转过头问白宇。一集动画片没演完,他已经问过三次要不要给温温再喂一点牛奶。


“他不饿。”白宇紧了紧手臂,把朱一龙环在怀里。他很喜欢用这种姿势抱...

2022-06-24

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一)

白宇很庆幸,这辈子除了白小碗他不会有第二个儿子了。和朱一龙独处这一个月以来,他对小孩有多不好带这件事深有体会。


虽然朱一龙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小儿童,但也大差不差。在白宇的照管下,朱一龙过上了早睡早起的健康生活。


清晨六点,朱一龙准时坐在沙发前开始看电视。白宇给他找了不少稀奇古怪的视频,古建筑奇迹啊,世界未解之谜啊,外星人啥的,给孩子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
大概看了有二十分钟,朱一龙开始坐不住板凳,不停往卧室里张望。终于还是忍不住去找白宇。


“小宇哥哥,小宇哥哥?”朱一龙拍拍白宇的脸。


“嗯,嗯?”白宇睡得正沉,昨晚...

2022-06-23

【宇龙】第九年(六十)

相比于其他病人,朱一龙已经算是非常懂事了。如果白宇有什么事情要忙,他就趴在卧室的小桌子上画画,有时一画就是一上午。不过偶尔也会借口出来喝点水,偷偷瞄着哥哥在做什么。


他很喜欢粉色,一些小花啊小房子都喜欢涂成粉粉的颜色。不过兴许是童年的记忆不怎么美好,他的潜意识里还会有一点粉色自卑。那不是属于男孩子的颜色,喜欢粉色的小男孩,是小变态,没人会和他玩的。


于是他总会把画垫在下面,如果白宇进来瞧他做什么,朱一龙就装模作样画几只小帆船。一旦白宇去忙了,他就把小花翻出来,继续画。不想被小宇哥哥讨厌。朱一龙想。


起初白宇也觉得很新奇,看惯了朱一龙穿素...

2022-06-22

【宇龙】第九年(五十九)

陈明昊做梦都没想到,他跟自己口中的内男的,有一天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。闹呢?


打从朱一龙走了之后,小碗已经不吃不喝两天了。管你什么烙肉饼啊大包子啊,都没用。这祖宗瞅都不瞅。最后没招,只能给朱一龙打电话问问大宝贝怎么整。结果不光小的愁人,大的也不让人省心。他凤就是不接电话。


别是出什么事了吧,陈明昊越想越后怕,揣着小碗骑上十三太保就直奔朱一龙家来了。开门的是一长挺帅的男的,陈明昊晃了晃神,还以为自己走错了。


小碗鬼精,钻出口袋朝他爹身上扑,哼哼唧唧在白宇怀里蛄蛹。陈明昊一看,什么都明白了。两手插裤兜,抖着腿混不吝斜眼看白宇“你丫就白宇啊。...

2022-06-20
1 / 9

© 正大光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